欢迎来到起点彩票

冯延巳《抛球乐》:诗让我们回想起如何去爱丨周末读诗

正文:

就像爱一棵树爱它的静默也爱它的喧腾爱它的花繁叶茂也爱它的枯萎凋零爱它深埋地下的根如果有一天树被砍断——我将继续爱它留下的回忆爱它变成的家具爱它被水唤醒的香气《就像爱一棵树》三书1须尽一夕欢《抛球乐》(南唐)冯延巳酒罢歌余兴未阑,小桥清水共盘桓。波摇梅蕊伤心白,风入罗衣贴体寒。且莫思归去,须尽笙歌此夕欢。酒罢歌余,那时,我们也总是兴犹未阑,不忍就散,总是想再到哪里走走,到随便什么地方,再盘桓一会儿,尽此一夕之欢。记得那样一个夜晚,也是七月,期末考试结束,暑假开始之前,与学生亦师亦友,一同去外面唱歌。那家音响效果很差,房间里灯光暧昧,沙发颜色怪异,还有浓烈的烟味,但是我们都玩得很嗨,把酒放歌,嗓子都喊哑了。歌罢,已过午夜,叫了辆面包车,七八个人挤在里面,司机脸色颇不满,我们却觉得这叫浪漫。行至乡道上,打开车窗,凉风吹进来,见外面很好的月亮,薄薄的雾气浮起在稻田里,便立刻叫司机停车。离学校还有五六里路,我意已决,步月缓归,这么好的夜晚,睡过去岂不可惜?付了车钱,司机扔下我们,欢喜而去。车声消隐后,寂静合拢,紧接着,满耳虫鸣,满身月光,好风如水,吹送阵阵稻香。一开始有人提议唱歌,唱了两句,还是觉得不唱得好。大家便都不说话,踩着寂静,沙沙的脚步声响在路上。那晚唱了什么歌我全不记得,只记得那段夜路,记得当时的心情,真想一直走下去,走到天明。讲完那个夜晚,再来说冯延巳。延巳,字正中,南唐宰相,学问渊博,文章颖发,尤擅填词,其词上翼二主,下启欧晏,气格之高,为五代之冠冕。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评曰:“冯正中词虽不失五代风格而堂庑特大,开北宋一代风气。中、后二主皆未逮其精诣。”正中的词名多为其历史功名所掩,静安先生所评虽一家之言,然于我心有戚戚焉。大凡诗人,莫不多情,即便倡言主智、节制的诗歌,如罗兰·巴特提出的“零度写作”,其用意在于对伤感滥调的反叛,其旨仍归于情。节制抒情,实为抒情的一种方式,即便叙事诗,叙事也是外衣。冯正中词,节制而深情,辞丽旨深,气俊格高,读之使人低回但不失心力。正中也常在酒阑歌余,不忍离去,愿与友人共盘桓,要么独自流连怅叹。这不是谁比谁更寂寞,不是谁比谁更痛苦,领略寂寞,体察痛苦,乃是灵魂的丰富和觉醒。正中与朋友盘桓的地方,我很喜欢,“小桥清水”,单看这几个字,便觉可爱。小桥,不论木桥石桥,谁见了不想走上去,不想在桥上站一会儿,看看流水?何况桥下还是清水呢。也许是喜欢的缘故,小桥清水与我处处相随。从前居住的地方,村镇路上田间就有好几处,扶在桥栏上俯看,或下到水边,看清悠悠的水流,看水底干净的泥沙,有的水底圆石颗颗,整洁可喜,不时见鱼儿游弋,于是记起王维的诗句:“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这样的小桥流水,乡人往往视若无睹,或因见惯,或以为不足观。真可遗憾。清 孙逸《溪桥觅句图》(局部)2满面西风凭玉栏《抛球乐》(南唐)冯延巳尽日登高兴未残,红楼人散独盘桓。一钩冷雾悬珠箔,满面西风凭玉栏。归去须沉醉,小院新池月乍寒。已是秋天,西风变得像阵阵呼唤,在世事疏散之前,你得去登高,去望远,在山顶上呆一整天。“尽日登高兴未残”,尽日,也不过是片时,忽焉山光西落,群壑倏瞑,这一天永远成为过去。兴未残,即尽日登高,仍未尽兴。但凡我们心爱之物事,可曾有过尽兴的时候?愈是贪恋,愈不会尽兴。所有爱过的地方,走过的路,我都想再走一遍,一遍又一遍。这是贪婪,也是执念。正中此际在流连光景,“红楼人散独盘桓”。绮筵人散,红楼空虚,歌吹笑语犹在耳际,尽日之欢已如梦中。他舍不得立即离去,他要在现场延宕一会儿,在往事的残骸中,再回味一些细节。冷雾升起,悬在珠箔的钩子上。雾使得红楼像一艘沉船,浸透死寂。他走了出去,独自凭栏。“满面西风凭玉栏”,西风满面,吹得酒醒,有人已不知所踪。“归去须沉醉,小院新池月乍寒”,末二句深情款款,望空遥寄,语气似嘱咐,亦祝福。已是秋天了,归去可别急于入睡,年华变冷之前,在小院新池边,就着月色清寒,把这一天的欢乐再想一遍。冯正中生时,金陵太平,内外无事,朋僚亲旧每多燕集,正中多运藻思,为乐府新词,其词虽为遣兴娱宾而作,然其辞丽思深,时怀忧生之嗟无常之叹。他已隐隐预见南唐偏安终将不能长久,故每当酒阑人散,尤多流连伤感。我们此时正值盛夏,暑热难耐,“满面西风凭玉栏”,倒使人神往那份凉爽。诗人意在彼,读者心在此。等到九月十月,西风真的吹起来时,北方的朋友怕又将怅惘于流年暗换。人生在世,此一时,彼一时也。南宋 佚名《秋山雨霁图》3咫尺人千里《抛球乐》(南唐)冯延巳坐对高楼千万山,雁飞秋色满阑干。烧残红烛暮云合,飘尽碧梧今井寒。咫尺人千里,犹忆笙歌昨夜欢。“坐对高楼千万山”,起句有力。写山,尤其写秋山,文字须有劲气。北宋画家郭熙在其山水画理论著作《林泉高致》“山水训”一篇中写道:“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欲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四时烟岚不同,山之状貌神情亦不同。高楼独坐,千万山峰,尽在目中。坐对,是心旷神怡,还是怅然若失?来看第二句:“雁飞秋色满阑干”,雁字飞鸣,秋色随之漫上阑干,那么,是怅然若失了。这句一读就能立刻调动内在感觉,仿佛我们听见了雁声,秋色也漫到我们身上来了。类似的写法唐诗中也有,例如韦应物的《夕次盱眙县》颈联曰:“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樵人归去,山郭顿时转暗;大雁飞落,芦洲瞬间更白。这类写法不必用术语诠释,实乃出于我们本能的生命体验,现代诗异曲同工的更多,比如可以写一个句子:“听见父亲叹气,天忽然就黑了。”或者:“收到她的短信,阳光一下子更明亮。”“烧残红烛暮云合”,这句暗用了一个典故,即南朝江淹的怨别诗:“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烧残红烛,这样的期待,或是怀念,又美好,又无奈。江淹诗没有等来佳人,此处是佳人已经走了。暮云四合,有如无边的寂寞。“飘尽碧梧今井寒”,梧叶飘尽,金井石栏,枯寒萧索。古诗词伤别怀想,多寓于蜡烛金井,一在室内,一在室外,皆日常生活朝夕相伴之物,亲切具体,自然也是人内心情感的见证和寄托。“咫尺人千里,犹忆笙歌昨夜欢”,结句笔锋变换,坦直寄慨,离人已在千里外,感觉如在咫尺,昨夜之欢,犹在目前。图片南宋 佚名《寒塘群雁图》相共凭栏看月生《抛球乐》(南唐)冯延巳梅落新春入后庭,眼前风物可无情。曲池波晚冰还合,芳草迎船绿未成。且上高楼望,相共凭栏看月生。那是春天将临之时。梅花刚刚落,到后庭去,看看春天有没有消息。“梅落新春入后庭”,梅花落了,那么新春就该来了。这句很有意思,语气仿佛春天是一个人,一身新衣,悄悄地进了后庭。为什么是后庭?我想因为后庭更多草木,因为冬日枯寂,人不常去,久被遗忘,而或春天已经潜入,等着给你惊喜。新春入后庭,这事年年发生,年年惊喜。诗人已在后庭,环顾四周,“眼前风物可无情”?这是反问,意即:眼前的曲池草木,真的还没有醒吗?冰雪消融,草木返青,都是春天的唤醒。“无情”一词甚有味,风物不仅有生命,而且有感情,在诗人眼中,它们全都是有情众生。“曲池波晚冰还合,芳草迎船绿未成”,看来时候还没到,我们要注意体会“波晚”、“迎船”,这些词多么有感情,多么通人性。春天还在路上,终归不远了。“且上高楼望,相共凭栏看月生。”这两句回味无穷。暂无以为欢,且上高楼,总还有月亮可看。“相共凭栏”四字,甜蜜,静美,绰约可见两个背影,凝望天上的月亮。春天虽然尚未来到,风物看似仍旧无情,但是看月亮的人心里是喜悦的,他们知道春天已在后庭的空气中,月亮升起的方式也有所不同,那是一种新生。读这些词,我再次想到诗人的使命,也许就是在貌似什么也没发生,貌似平淡无奇的庸常之中,写貌似无用的诗。不,诗不是无用,诗是无用之用的大用。正是诗人在替我们照料时间,照料水,照料心灵,在被踏得坚如铁板的地方,诗为我们打开新的视角,唤醒我们内在深处的感知,诗让我们回想起如何去爱。北宋 燕肃 (传)《江村草阁图》5田鼠阿佛的故事读过一个绘本,印象很深,中译书名叫《田鼠阿佛》,英文原版叫“Frederick”,就是那只田鼠的名字。“阿佛”这个译名,令我会心一笑,那确乎是他的灵魂写照。故事梗概如下:秋收过后,农庄空了,谷仓被废弃,冬天眼看就要来了,住在石墙里的田鼠们开始忙着采集过冬的粮食。大家一天到晚在忙,只有阿佛什么也不做,大家就问他怎么不工作,他说他在工作,“我在为寒冷、阴暗的冬天收集阳光。”当大家看见阿佛对着草原发呆,问他这又是在做什么,他答:“我在收集色彩,冬天总是灰灰的。”有一回,他看上去像睡着了,大家责备他只会做白日梦,阿佛说:“不,我在收集文字,冬天漫长,那时我们一定会没有话说。”冬天到了,田鼠们吃着坚果和浆果,讲着傻狐狸和蠢猫咪的故事,快乐无比。可是当食物被吃完,禾秆都没有了,玉米也成了回忆,石墙里更加阴冷,他们再没有心思说话,冬天还很长。这时,他们问起了阿佛,那些他收集的阳光、色彩和文字。阿佛登上一块石头,当他讲完,大家鼓掌赞叹:“没想到你是个诗人啊!”就这样,他们熬过了冬天。文/三书编辑/刘亚光校对/赵琳
posted @ 22-07-26 07:03  作者:admin  阅读量:

起点彩票平台,起点彩票官网,起点彩票网址,起点彩票下载,起点彩票app,起点彩票开户,起点彩票投注,起点彩票购彩,起点彩票注册,起点彩票登录,起点彩票邀请码,起点彩票技巧,起点彩票手机版,起点彩票靠谱吗,起点彩票走势图,起点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起点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